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清代画珐琅的风格与特点(图)

作者:亚洲游戏    更新时间:2020-09-08 15:43

  中新网9月16日电 画珐琅俗称“洋瓷”,它具有怎样的风格特点呢?香港《大公报》对此作了介绍,摘录如下:

  画珐琅俗称“洋瓷”。据《明史外国列传》载:“古里,西洋大国……永乐六年,命中官尹庆奉诏抚谕其国,赉以彩币。其酋沙米的喜,遣使从庆入贡……贡物有宝石、珊瑚珠、拂郎……”古里,在明代是印度卡拉拉邦北岸的一个国家,经古里献给中国皇帝的“拂郎”面貌若何,已难知晓。

  目前,仅见明代金属胎起线珐琅制品,被称作“大食窑器”。而金属胎画珐琅器,则是17世纪中叶,在西方传教士呈进欧洲画珐琅的影响下,才于康熙年间在宫廷内珐琅处开始烧造,但烧造技术不高,釉料呈色不稳定。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聘请法兰西画珐琅艺人陈忠信来京,在内廷珐琅处指导烧造画珐琅器。其式样、图案主要是中国风格,少有西方画珐琅的特点。

  清王朝建立初期,曾一度禁止海外贸易,至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始开海禁。当时,只允许外国商船进入粤海关一处,这使广州地区最先接触到西方盛行的画珐琅制品。广州的产品多保留着西方文化的韵味。此后,皇室所需的画珐琅器不仅向粤海关征定和购买,而且内廷所需的画珐琅匠人也多由粤海关选送。

  当时的苏州是手工业发达的商业城市,画珐琅工艺约于雍正年间传入苏州地区,在深厚的工艺基础上,苏州生产的画珐琅作品风格独具,从而形成了内廷珐琅处和广州、苏州三大画珐琅生产中心,产品各有特点。当时重要产品均需贡进内廷,所以故宫的收藏全面反映了清代金属胎画珐琅的成就。

  康熙年间生产金属胎画珐琅的机构主要是内廷设立的珐琅处。最初生产画珐琅的技术尚不成熟,器物体积小,釉色少,颜色也不纯净。例如画珐琅山水图双耳炉,小巧玲珑,造型秀美,绘画亦精,但釉色灰暗无光,色彩互相浸染渗透,画面模糊。这类瑕疵显然是由于烧炼技术不成熟的缘故。另一件画珐琅仙人骑狮图梅瓶,画面颇有层次,色彩亦较清淡典雅。唯釉色不纯,整体凹凸不平,线条不清晰。按其造型特点和图案风格,应是早期画珐琅制品。

  康熙后期的画珐琅釉色增多,颜色纯正鲜艳,图案清晰,显示出烧造画珐琅的技术已达到较高水平。作品多以黄釉作地,亦有少量白釉或淡蓝釉为地者,上压红、粉红、绿、草绿、宝蓝、浅蓝、赭和紫等彩釉,画缠枝花卉、折枝花,其中有玉兰、牡丹、茶花、桃花、荷花等纹样,花间有的还缀以蝴蝶、蜜蜂、锦鸡、鸟,增添了画面的活力。画风极细腻,色彩谐调,许多图纹都出自宫廷中名画家之手笔。

  器型种类增多,除碗、盘外,常见唾盂、香盒、花瓶、鼻烟壶等生活用品,画珐琅牡丹纹海棠式花篮更显新颖别致。还用画珐琅技术仿造宣德铜炉,釉色光亮,呈鳝鱼黄色。这些器物底部多用白釉或黄釉为地,中心处以蓝或红釉画出双线方框或圆圈,内署“康熙御制”款,字体多为楷书。有的近似于隶书。

  新兴的画珐琅色彩鲜艳明快,豪华富丽,深得康熙皇帝的赏识,凡精美之作,多在器物上署“康熙御制”款。从文献记载中可知康熙对画珐琅器的浓厚兴趣,他不仅命西方传教士画家和宫廷内画家为珐琅处画珐琅器,晚年还从法国聘来烧画珐琅的匠人为其服务。但所有绘画都必须符合皇帝的旨意,皇帝不喜欢西洋油画的风格,所以,康熙时代的画珐琅都保持着中国传统绘画的特点。

  雍正、乾隆时期是画珐琅生产最繁荣的阶段。内廷生产画珐琅的机构珐琅处已为造办处珐琅作所取代,广州、苏州亦开始了画珐琅的生产。产品数量增多,式样不断翻新,图案、釉色有新的发展和变化。

  雍正皇帝对新兴的画珐琅情有独锺,对于烧造水平不高的作品,雍正常常提出批评意见。在同时期的掐丝珐琅制品中,很难看到“雍正年制”款,而在画珐琅中则不仅有署“雍正年制”的,而且还出现了新的釉色。特别是以黑色为地、上压彩色花纹的作品是前所未见的,这种黑釉是雍正时期烧成的,所以分外受到皇帝的青睐,即使烧制其它彩釉作品,在局部也可看到绘制黑釉花纹的现象。这种运用黑釉的手法是其它时期罕见的。

  雍正时期的画珐琅器仍以小型器物居多,造型都很别致,釉色亦鲜亮。卵形小壶、成套杯盘、多层式烛台、天球式冠架、多孔式花插、仙桃式洗、筒式熏炉、八宝等都是前期画珐琅中少见的新鲜式样。纹饰图案除缠枝花卉外,仍以草虫、花鸟为主要题材,画风极细腻。用蝙蝠、桃实、柿子等寓意吉祥的图案显著增多。但有些纹饰则过于繁琐,雍正皇帝对此亦曾表示过不满。这时的作品多在器底中心用楷书或仿宋体署“雍正年制”印章式款,款有红釉或蓝釉两种。亦有少数把款置于器物表面的图案之中。

  乾隆时期的画珐琅工艺,发展突飞猛进。皇帝不仅亲自询问造办处珐琅作的生产情况,还经常对产品的烧造提出意见,对于技艺高超的匠人则给予特殊的奖励。宫廷中的著名画家多次参与画珐琅的生产。这个时期生产的画珐琅器物数量多,质量高,许多前所未见的新作品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

  首先,烧造大型器开创了画珐琅生产的新领域,许多插屏、挂屏、熏炉、画缸、大瓶等都是用于宫殿内的重要陈设品。这些器物不仅形制高大,而且制造十分精致,与高大的建筑交相辉映,更显得气势恢弘。

  其次,对于造型式样显示出多方面的追求。画珐琅菊花纹壶、画珐琅勾莲纹压柄壶、画珐琅牡丹图执壶、画珐琅团花纹提梁壶等,均为酒器,器型小巧玲珑。帝王后妃盛放物品的画珐琅盒有圆形、方形、长方形,以及梅花式、葵花式、瓜棱式等,还有屉盒和攒盒。

  其三,纹饰题材丰富,纹样中有缠枝花、折枝花、四季花卉、鸟虫异兽和几何纹图案。绘画中的山水人物题材是以前珐琅器中少见的,画面处理多采取色彩渲染的手法,增加了层次感和三维效果。诸如婴戏图、母婴图、仕女图、岁朝图、庆寿图等,十分注重人物神情的刻画。同时大量出现了对西洋景物和人物的描绘,颇有几分西方油画的风格。这些作品中,有的是出自宫廷画家和西方传教士画家之手笔,是画珐琅中极具功力的作品。

  其四,仿西洋式样制造的画珐琅别开生面。在此之前,画珐琅制品中很少出现西洋风格的作品,而这个时期刻意仿造西洋式的造型和纹饰的画珐琅制品特点很突出。这类作品多是广州地区制造由粤海关官员进献给皇帝的贡品。

  其五,广东地区制造的贡品中还有一种独具特色的工艺,即在金属胎上贴金花或银花,表面再罩上透明的蓝色或绿色珐琅釉,金花或银花从釉下透出,表里呼应,分外晶莹。有的器物釉下没有金花或银花,纯以透明的釉色展示出独特的魅力。

  嘉庆初年,还保持着乾隆时代的某些遗韵,画珐琅器的生产也有几分成就。镀金画珐琅牡丹纹执壶,器型精美,釉色艳丽,显示出较高的烧造珐琅工艺水平。画珐琅花卉纹盏托,釉色富于变化,色彩凝重。此后,随着国力的衰退,画珐琅器的生产已然是日薄西山,虽曾一度出现回 光返照,但毕竟是气息奄奄,无力回天了。【编辑:官志雄】请 您 评 论登录注册匿名评论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亚洲游戏
上一篇:隐私政策-搜狗公司     下一篇:第15届亚洲品牌盛典授予高淳陶瓷“中国当代官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