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干货 “景德镇文化遗产保护暨御窑厂遗址申遗”

作者:亚洲游戏    更新时间:2021-03-03 01:36

  ”学术研讨会在景德镇召开,来自全国的申遗、文保、规划、文化等领域的40余名专家对景德镇的遗产文化进行了深度解读和研讨,精华在此~

  景德镇是因瓷业而成镇,并引领了宋以后瓷业发展的中国重要的产业型和资源型的历史名城,留下了湖田窑、御窑厂、高岭矿等数量众多的古代瓷业遗址,景德镇市区内外众多古今重叠的窑厂等工业遗产,以及历史街区、会馆、店铺、民居和祠庙等与瓷业相关的关联遗产。在这些瓷业遗产中,御窑厂遗址无疑具有中心地位和典范作用。

  因此,孙华教授认为,以御窑厂遗址为代表的景德镇瓷业遗产的申遗,其完整性的考量内容应该包括了御窑厂本身的空间形态的完整性,御窑厂产品生产环节的完整性,御窑厂关联窑厂及其保障体系的完整性。

  本次研讨会,孙华教授着重就御窑厂遗址范围的完整性和御窑厂瓷器生产链条的完整性进行了探讨。

  孙华教授指出,御窑厂遗址要“申遗”,首先需要确定该遗址的范围和布局。目前御窑厂遗址东部边界大致可知,但该遗址的西部边界和南部边界还不清楚,整体范围实际上只能估计个大概。此外明代的御窑厂与清代的御窑厂面积和范围不同,这除了明代御窑厂主要是官家自烧,清代御窑厂主要是“官搭民烧”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明代的衙署布局与清代衙署布局的差异。

  因此,加强考古勘探工作,弄清明清御窑厂遗址的四至范围、准确轴线、以及主要衙署功能建筑位置,对于深化御窑厂遗址的认识至关重要。第二,从御窑厂瓷器生产链条的完整性方面来说,明清御窑厂以及景德镇其他古代窑厂,其瓷器的生产与瓷土等原材料的生产、运输等密不可分,因此与原材料产地相关的古代生产活动和工艺流程的物质遗存及其周边环境,加上这些制瓷原料的运输路线——古道、河流及码头,都需要调查确认并予以保护,从而使得包括御窑厂在内的古代瓷业生产流程的完整性得到体现。景德镇将这些瓷矿遗址纳入申报遗产的范围,无疑是恰当的。

  吕舟教授从世界遗产的具体案例出发,介绍了巴西瓦隆古码头考古遗址、日本明治工业革命遗址、英国英格兰湖区、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法国“山丘坡地、建筑群及酒窖”等5个已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世界遗产项目的价值表述及申遗历程。

  巴西瓦隆古码头遗址残存和发掘面积极小,完整性较差,但作为人类历史上黑暗的奴隶贸易的见证,使这里成为了唤醒人们对创伤性历史事件记忆的场所,并因此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日本明治工业革命遗址申报文件选取了十九世纪中期至二十世纪早期作为遗址价值阐释的时间段,避开了具有争议的战争期间,并且强调了日本作为第一个非西方的工业化国家,在接受西方先进技术后自强变革的故事,这一价值表达得到了世界遗产委员会的认可。

  英国英格兰湖区申遗之路历经了三十年之久,前两次分别以自然遗产和混合遗产身份申请均失败,直到2017年以文化景观的角度申遗一举成功,反映了“文化景观”概念发展的过程。

  登封 “天地之中”建筑群第一次申遗失败后,以“天地之中”的概念体现了中国关于“中”的宇宙观,成功地建立起了申报的古代建筑遗存之间的观念的联系,最终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法国的香槟坡地、建筑及酒窖遗址见证了整个香槟生产过程,同时作为标志性地点见证了香槟的起源和传承,展示的是一种全过程的完整系列,这种对世界范围内唯一且独特的杰出价值的寻找对于景德镇瓷业申遗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据此,吕舟教授提出了以下观点:价值的发掘和表述是申报世界遗产的决定性要素;如何讲述一处遗产的价值,也是在讲述一个文化对于作为整体的人类文明的贡献和影响;一个在主题、地区、类型上不具备优先性的申报项目,通过申报角度和价值策略的研究与选择,可以考虑另辟蹊径;对遗产地的深入研究决定了价值认知的高度;景德镇遗产价值的发掘应当着眼于景德镇瓷器对人类生活方式的影响。

  秦大树教授介绍了御窑厂历年发掘情况和2014年考古发掘情况,此次发掘面积为400平方米,发掘地点位于以往从未开展过考古工作的位置,又是主动性的规范发掘,对御窑厂研究中的许多问题可以得出一些重要的新观点。

  此次发掘清理了从元代到清代前期的连续性叠压地层,通过对典型地层的统计数据,各时期地层出土器物种类、器类的总结及统计分析,秦大树认为2014年发掘地点的生产情况可以分为4个阶段,分别是前御窑厂时期、御窑厂建立以后的官作运营时期、御窑厂生产制度的转变期和御窑厂的恢复期。

  秦大树教授认为,通过发掘可知,元代后期御窑厂所在地的窑业生产水平较低、规模较小,产品较为粗陋,明代初年建立御器厂的时候是在一个普通的制瓷作坊所在地建立了官作。2014年的考古发掘资料看,明代御器场的建立时间最有可能是在洪武末年,即洪武三十五年(1402年),而在嘉靖以后御窑厂开始生产民窑产品,并形成一定规模,形成了贡御瓷器和商品化瓷器同时生产的模式,御窑厂在明代末期生产性质发生了转变。

  自1979年以来,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以及联合北京大学文博学院、故宫博物院、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对明清御窑厂周围进行的数十次考古调查与清理发掘。在近三十年来十多次的考古发掘与清理中,陆续发现元官窑、洪武、永乐、宣德、正统、成化、弘治、正德、嘉靖、万历以及清代官窑遗存,出土了大量的明、清官窑遗迹与遗物。

  江建新所长认为,明代官窑是在元官窑的基础上建立的,从洪武二年设置官窑开始,一直到万历三十六年结束;清代官窑从顺治开始延续明代官窑,历代都有烧造,一直到宣统才告结束;根据考古资料看,清官窑的遗物处理方式与明初官窑完全不同,所以几乎不见有完整器;江西瓷业公司可以看作是明清官窑的延续。

  ——《从考古与相关资料看明清御窑厂申遗?心价值----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历年考古调查与发掘主要收获》

  吕成龙主任认为,景德镇的申遗需要注重景德镇瓷器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因此研究不能仅局限于御窑,民窑同样应当成为申遗的对象。他提出四个建议:第一,应当对景德镇瓷器的历史脉络进行细致的梳理,讲清景德镇瓷器烧制的历史,将景德镇瓷业的发展历程展现出来;

  第三,厘清景德镇瓷器制作的全部工艺流程,包括原料产地、工艺、包装方式、运输方式等,以及御窑的产量和类型,都应作为遗产的一部分;

  第四,景德镇瓷器对世界制瓷工艺和生活方式具有重大影响,因此需要进一步阐述景德镇瓷器的影响力。

  落马桥窑址的遗存时期从晚唐五代延续至元末明初,但以元代和明代官窑遗存最为重要。

  翁彦俊副教授认为,通过对落马桥窑址的发掘和研究,可以认为元代早期浮梁瓷局应有“工匠常川入局”的专有窑场,这样的窑场的存在对民间窑场的发展造成了不利的影响;元代中期开始,官窑生产和管理制度发生了大的改变,以落马桥为代表的民窑承担起官用瓷器的生产功能;元代中期开始,官方可能在精选的民间窑场附近设置专门的场所以便储存瓷器成品;明代洪武时期的御用瓷器和瓷质建筑构件是以珠山为中心,分散在浮梁县若干个窑场烧造的;落马桥窑址可能是属于早于洪武时期的产品。

  詹嘉教授认为,景德镇陶瓷文化申遗面临国内外的挑战。在国内面临着其他窑址类遗址申遗的挑战,而在国外,也面临一些陶瓷遗址申遗的挑战,比如英国斯托克陶瓷遗址、韩国康津郡窑址群等。他对景德镇陶瓷文化申遗的类型提出了思考和探讨。

  侯样祥研究员认为,景德镇陶瓷文化发展战略,可以朝着国家文化特区的方向发展。景德镇一千多年的窑火不息,在空间上影响了中国人乃至世界各国人民的生活方式,也影响了中国人的文化自信。景德镇是一个活态的城市,还应该建立非遗保护区。

  项瑾斐总工从遗产名称、遗产构成、价值研究的主题与方向、比较研究、申遗行动计划等几个方面对景德镇申遗文本的重点内容作了较为全面的介绍。

  万敏教授认为,首先,对于景德镇老城保护应成片保护、整体保护,以世界文化遗产的标准进行保护。景德镇现存老城形态完整、规模较大、木雕装饰丰富、里弄空间完整性强,承载着陶瓷历史文化,保护景德镇老城就是为世界贡献一份文化遗产。

  其次,景德镇老城安全隐患仍然存在,尤其是火灾隐患。在对老城进行保护时应借助消防手段,同时引进先进的规划理念,拔除一些已破废、无历史价值的建筑来疏解老城密度,在改善防火条件的同时也可形成游憩空间,建立游憩系统。

  第三,老城不仅仅要保护,也要活化利用。在老城利用方面,可借鉴威尼斯成功经验,清理现有弄堂,形成黄道,可将黄道与游憩公园相结合,活化利用老城。

  第四,在老城保护方面,需借助政府牵引手段,逐渐恢复老城手工业特色,依托业态活化老城。

  曹江雄副总经理认为,空间信息技术可以为景德镇文化遗产保护做许多的工作,可加强遗址、文物古迹的保护,协调各部门对城市的管理,深度挖掘考古资源;诠释时空信息的虚拟宏观三维视频,将虚拟三维地貌、历史地图、实景拍摄、虚拟数字相结合,可进行景德镇御窑厂时空展示;诠释了街道或器物的全景三维产品;文化能够活化的关键点是相关知识点的挖掘,应扩大景德镇专家队伍,形成智库,挖掘出景德镇老城文化活化的关键点。

  两位专家阐述了他们理解的景德镇线性文化遗产和瓷文化圈,认为当前景德镇申遗工作还面临一些困惑,对景德镇陶瓷文化遗产展示还不够完整,应当以打造和完善陶瓷文化遗产信息共享平台为契机,讲好中国故事,提升市民对历史文脉保护的共识。

  ——《线性文化遗产理念在景德镇申遗、遗产保护和文化交流中的意义和路径研究》

  舒惠学强调在景德镇陶瓷仅是外壳,人文才是内核。景德镇精神是一种精英意识、工匠精神,文化才是景德镇一直屹立不倒的软实力。

  刘立煌老师认为御窑厂周边历史街区蕴含着丰富的陶瓷文化、包含着丰富的民俗文化、极具经济价值(旅游开发价值、富有文化创意开发价值)。

  他对御窑周边历史街区的业态关系进行了构想,认为景德镇老城区文化的保护应该确立以人为本,以历史文化保护为重,兼顾功能升级、生态修复,融合时尚元素的原则。以与昌江河平行的古街为南北中轴,尽量保持现有里弄格局不变,东西方向建设5大街区,打造成集景德镇民间陶瓷文化、陶瓷创意文化、民俗、特色民居、特色民间小吃于一体的观光旅游区。对御窑厂周边提出了在资金方面、建筑修缮提出了渐进式建设思路,要对器物进行收集加以妥善保护,保护里弄的原住民。

  周思中教授认为,中国仍是世界头号的陶瓷生产大国,但在高档陶瓷设计生产及品牌方面远非世界强国,主要的原因就是代表官御窑精英式设计生产模式国家设计制造精神的消失。他提出在景德镇设立“国家陶瓷文化特区”,整合行业资源,从而带动整体陶瓷文化产业及生产力发展。他还就实施性提出了具体的建议和意见,目标是把“国家陶瓷文化特区”建成自然山水、宜居、人文、历史、文化创意、手艺与艺术的复合型环境“生态特区”。

  刘岩认为,首先,景德镇应以“遗产观”方式进行老城保护。景德镇有其独特的城市价值特色,“纯粹”与“单纯”是景德镇宝贵的文化特征,瓷业文化遗产就是城市单纯的是灵魂载体;但目前剥皮式开发带来了众多问题,基础设施改善变得越来越困难、建筑损毁情况越来越严重、原住民越来越少;应围绕价值特色组织空间。

  其次,要加强保护,规划先行。对景德镇“三山四水”的保护、2.4平方公里历史城区的保护、“1-6-2-3”历史文化街区与风貌区的保护、历史建筑的保护等对于景德镇文化遗产保护尤为重要。

  王益东主任认为,景德镇的历史景观主要呈现的是“点线面”体系,点指的是历史建筑、文保单位等点状历史遗存,线则包括以昌江、西河等水运交通形成的制瓷产业链,面则包含历史城区、中心城区及周边自然、水系、田园等。

  同时景德镇历史文化也有“瓷、茶、古”三大主题,可在历史城区进行“瓷”的保护展示,在中心城区进行“茶”的保护展示,在市域进行“古”的保护展示,形成景德镇文化主题的展示体系。总的来说,就是保护与展示利用并重,传承发展瓷都文化。

  汪凌川副教授表示,应在现代化城市的建设中进行老城的保护,同时介绍了景德镇悠久的制瓷历史,正是于此形成了当前的城市面貌。

亚洲游戏
上一篇:钟志生调研御窑厂“一号工程”等项目建设     下一篇:宋新潮来景德镇调研御窑厂遗址保护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