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中国瓷器到底有多狂?10年价值暴增200倍拍出12

作者:亚洲游戏    更新时间:2021-01-22 00:17

  华夏先民从观察天地运行,日出日落和时序更迭的自然景色中,得出赤、青、黄、白、黑为滋生宇宙大地色彩的五种基本色调。

  又在服饰、建筑、绘画、书法、玉器、瓷器中,显现出对色彩运用的天赋异禀。

  这是一种非常纯正、难以调制的颜色,取自清康熙郎窑红釉观音尊。古人命为:“郎窖红”。

  郎窑红虽属“国色”,但今人不曾知道的是,它的出世,历经了整整七年的孕育。

  七年间,百窑败,终烧得一红,其色泽如红宝石般莹澈浓艳,明亮不刺目,釉水肥腴玉润,宝光鉴人。

  康熙见后拍案叫绝,大呼:“此乃红中翘楚”,世人感念督窑官郎廷极之功绩,便称此色为:“郎窑红”。

  “朱砂难以比拟,西方宝石也和它不一样,插花使得花黯然失色,比尽所有,嘲笑画的虚空。”

  2011年苏富比拍卖会上,郎红被拍出1281万天价,自1996年首拍,价值暴增200多倍。

  鉴宝类节目《拍宝》有一期,嘉宾拿了一个郎窖红釉瓷碗,专家反复观摩后表示,起拍价至少18万,未来肯定还会持续增值。

  郎窑红以铜为着色剂,需在1300℃高温下烧制,釉料更是添加了黄金、珊瑚、玛瑙等珍贵矿物,对窑温要求苛刻,烧制极其困难。

  和我国不少非遗手艺“濒临灭绝”的命运,如出一辙,现在真正懂郎窑红烧制技艺的工匠寥寥无几。

  平常人想收藏一件“色如红宝石般莹澈浓艳”的郎窑红,没有人脉找不到正主,几乎没可能。

  高忠泉老师是景徳镇人,属“珍稀匠人”,当代传承人之一,家族世世代代专研古方色釉,专注郎红配制。

  而另一位匠人刘林老师,09年起连续11年,守在景德镇只为攻克郎红烧制难关。

  釉面如玻璃般光亮莹润,隐约可见牛毛般细丝的冰裂纹,如碎冰隐于火海之中,纹理之间华彩流转,这在红釉瓷中是绝无仅有的。

  郎红瓷在出窑的时候,会发出一阵“叮铃叮铃….”的开片声,清脆美妙,如风铃版悦耳,好似在舒展筋骨呼唤主人。

  著名收藏家马未都老师曾说过,这种开片过程是有持续性的,在出窑后三年内,您手边的郎窑红随时可能发出这风铃般的歌声。

  郎红难得,使用收藏者趋之若鹜,加上中国是唯一能烧制郎红的国家,所以每一件都被视为珍宝。

  押窑就是一种押宝。以御品郎窖红瓷杯为例,你可以为你选定的瓷品购买窑位,这个窑位有可能出现高于其价格数十倍的极品,也不排除会出现次品。

  (如若压中次品,会为您补发一个同款无底款良品郎红一只,连同次品一同发出)

  我们和老师一起选了【御品郎红】斗笠杯;马蹄杯;禅定杯三款杯型,还有盖盌、直口长颈瓶以及其他套组。

  作为入门收藏可以先从单杯入手,有收藏习惯和明确喜好的,可以研究一下套组。

  共计11个押窑款,其他套组价格各有不同,具体大家看图(盖盌、直口长颈瓶及其他套组押窑价,请移至文末)

  定制底款采用行楷蓝款书写而成,选定器型后,可以留言进行定制(限4字以内),如「高忠泉款」「心外无物」「高山流水」等,若无备注留言,则默认无底款。

  注:因产品特殊性,只有10天押窑预售期,10天后全部下架,开始入窑烧制。

  美人讲究第一眼美人,第二眼美人,还有耐看型美人。郎窑红属于一眼惊艳,反复耐看。

  据清代御窑厂来往造办文书记载:“脱口以雪顶为佳,流釉以牛毛丝为妙,釉不过足以鸡翅木纹为尊。”美得温润,美得饱满,美得诱人。

  雪顶脱口:烧制时,郎红釉自然向下流动,口沿处沿一圈露白,似火山雪顶,这也是它最典型的特征。

  郎不流:但流釉一般不过足,一旦过足,釉就会与底部垫饼粘在一起,哪怕颜色烧得再好,也是废了。

  牛毛:流釉丝丝垂下,釉色深浅浓淡,层次分明。凝聚出鸡翅木纹,如红色海水波光粼粼。

  人声嘈杂时,不经意间,更多的是在夜生人静时,郎红会发出清脆的开片声,仿佛前朝古代传来的遥远回想。

  但是市面上出的郎红,相比高忠泉、刘林两位老师手下烧制的御品郎红,要么色泽过艳过红,细节纹理模糊不清;要么颜色偏黑偏暗,质感属实一般。

  御品郎红的釉料和烧制方法,包括精准的火候掌握,都被匠人老师做到至臻化境。

  高忠泉老师家族世代专研,刘林老师反复试验,才在色、釉、工艺等细节上找到最终的平衡点。

  【御品郎红】烧制的红瓷杯已达到“贡品”要求,有人甚至说,它的细节不输故宫文物。

  练泥:瓷泥的配制周期十分漫长。把白胚入水池内浸泡,用木楸不断翻搅,漂去浮渣,筛以马尾细箩,沉淀后用细绢袋装浆渗水。

  拉坯利坯:郎窑红瓷杯对泥料的配比、器型的弧度、上釉的手法皆有严苛的要求。坯体完成后,需自然阴干一周到半个月(依天气而定)。

  素烧:将坯体置于800℃窑中,烧制7小时再冷却10小时,等其达半成瓷状态,准备上釉。

  这对师傅要求非常严格,要控制厚薄、轻重,如此釉面才能富有层次变化,每个坯体吹釉至少15分钟。

  满窑:就是把吹好釉的胎体,依次装入窑中。这个过程要根据天气和温度调整,使窑内温度和各种气氛平衡。

  釉色鲜红艳丽,仿佛初凝的血液一般猩红,通体上下、前后,釉色变化活泼、灵动、多姿,光彩夺目。

  器物口沿下露白,器身越往下色泽越浓重,釉色浓处好似牛血初凝,而红釉稍薄便会出现如鸡血一般鲜红,非常美妙。

  白点为 “气泡”,这是高温煅烧中产生的一种自然纹理。气泡在釉下,触感并无异样,平展光滑依旧。

  “脱口垂足郎不流”典型特征不明显,或有瑕疵变形,若押中次品,窑里会为您补发同款无底款良品郎红一只。

  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先生也曾说过:“过去值钱的,现在还值钱,将来一定值钱。像清三代官窑瓶、珐琅彩、郎窑红、大件元青花等,屡屡挑战制瓷工艺的世界纪录。”

  很多最初只有皇室才能观之赏之,细细把玩的古物,如今慢慢走入寻常百姓家。

  我们今天看到的郎红美,是踩在巨人肩膀上的风景,它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瓷器的美,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红”。

  原标题:《中国瓷器到底有多狂?10年价值暴增200倍,拍出1281万天价》

亚洲游戏
上一篇:精彩纷呈!2020瓷博会活动集锦(一)     下一篇:郎窑红_百度百科